光伏发电三重奏:10年内将扩容100倍


头像
pvtool
博士后
太阳风:10695 [赠送] [修改]
银行:16783 太阳风 [修改]
帖子: 959
注册: 2009年 1月 21日 19:13
地址: 市北
联系:

光伏发电三重奏:10年内将扩容100倍

帖子pvtool » 2009年 6月 2日 10:45

[ADS]:

  编者按:根据中国2007年制定的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至2020年太阳能发电总容量180万千瓦,中国至2020年太阳能发电能力有望达到1000万千瓦,但目前在中国的太阳能发电能力仅有10万千瓦。这意味着在今后10年内,中国太阳能将扩容100倍。  这并非一个新鲜事,却带来许多新鲜话题。
  其一,光伏产业曾经在产业链中的多晶硅环节“疯狂”过一次,时间在2007年至2008年间。政策利好是否会再次浮躁?
  其二,光伏发电装机规模的扩容,如何让国内脱节的市场与产业衔接起来?
  其三,从太阳能屋顶的示范引导,如何成为长期正式政策,从而系统地推及整个产业?
  最后,当发电集团们都开始嗅到特殊气味而竞逐光伏太阳能发电领域的时候,是否会再次出现国企不惜成本夺标的翻版?前车之鉴是风电产业的特许招标项目,只不过太阳能发电的特许招标仍处于争议中心。
  旧事重提,往往是因为心有余悸。光伏扩容之际,将有更多审视的目光,打量这场可能改变中国发电结构的能源调整进程。
  相谈战略合作、技术引进、人力培养,甚至还包括项目融资;访问美国应用材料公司、美国RMT公司、美国国家可再生能源实验室(NREL)、美国GAMMA公司、美国杜克能源公司;拜会了美国能源部、世界银行国际金融集团(IFC)……
  作为中电投黄河上游水电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黄河公司)的董事长,夏忠于3月27日至4月10日访问美国两周,行程排得满满的,主题只有一个:太阳能光伏产业。
  黄河公司是中电投在黄河上游布局水电、铝、太阳能产业链的主要载体,目前在建光伏产业项目包括青海多晶硅项目、西安1000兆瓦双面太阳能电池及组件项目。
  据黄河公司一高管介绍,青海多晶硅项目设计年产能1250吨,项目一期总投资14.99亿元,目前正在加紧建设,预计下半年能投料试车。此次夏忠赴美,也与该项目技术提供商美国RMT公司高层协调项目进度及当前存在的困难和问题。
  无独有偶,中盛光电集团(下称中盛光电)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王兴华最近数月奔走于南京、泰州两地,主题也是太阳能光伏产业。泰州为其衔接国内“太阳能屋顶”计划的项目实施地,南京则为技术研发与市场信息决断的总部。
  “先前是在把脉国际市场,这回要过的则是国内市场关。”中盛光电去年光伏产品在国内的销售不足1兆瓦,但现今参与“太阳能屋顶”计划第一批早报计划的项目就达到11兆瓦,列入江苏省216兆瓦的整体申报盘子之内。王兴华说,他能“深刻感受到国内光伏市场升温的热度”。
  在2006到2008年三年时间里,国内的安装量仅为50兆瓦。如今,中国250兆瓦的“十一五”光伏发电装机总规划容量让光伏企业们兴奋。
  “中国至2020年太阳能发电能力有望达到1000万千瓦(注:1万千瓦=10兆瓦)以上,甚至达到2000万千瓦,至少是国家此前公布的180万千瓦发展目标的5倍。”5月5日,于上海召开的第三届国际太阳能光伏大会上,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长助理王仲颖对规划中所涉及的光伏发电内容如是解读。
  “180万千瓦的目标”源于2007年8月中国推出的《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下称《规划》)。两者相比较的直观印象是:如若国内光伏发电装机容量调整至1000万千瓦,扩容达5倍之巨,并将是目前世界第二大光伏发电装机大国西班牙的4倍之多——西班牙2008年光伏发电装机容量为230万千瓦。
  光伏产业链主要为硅料、硅片、电池、组件、系统及并网六个领域。如今,这些领域均相应生变。
  前景渐明
  综合国内顶尖光伏厂商的意见,国际半导体设备材料产业协会(SEMI)中国光伏顾问委员会近日起草了《中国光伏发展路线图》,并将择机上交中国相关部委。
  “我们对中国在2020年的光伏装机容量预测比较大胆,认为可以达到28.55G瓦(1G瓦=1000兆瓦)的规模。”5月13日,SEMI市场部负责人宋京对记者分析,目前2008年全球前25家太阳电池生产商中,有8家是中国企业,“预测中国光伏发电成本在2012年达到一元一度电,2016年降至常规发电成本”。
  5月21日,财政部副部长张少春在全国财政新能源与节能减排工作会议上表示,将实施“金太阳”工程,采取财政补贴方式,加快启动国内光伏发电市场。此前的4月15日,国务院发布《电子信息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中,光伏产业被列入其中;同期,中科院的“太阳能行动计划”亦已同步启动。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理事长、国务院参事石定寰表示,在可再生能源发展初期,“任何一个国家都是通过政策鼓励和扶持,使产业投资、生产和研发等都能实现可持续发展”。
  企业们正以组团方式向政府表达自身诉求。继江苏省光伏产业协会、江西省光伏协会之后,浙江省可再生能源协会5月23日正式成立。
  “我们早在5月3日的时候就为成立这个协会召开了筹备会议,”浙江昱辉阳光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长李仙寿告诉记者,可再生能源协会囊括了浙江主要的太阳能企业,以游说政府出台政策及其落实,以此促进光伏行业的发展。
  “在中央政策不明确的前提下,每个地方政府出台的政策都会有偏差,宁波可能与绍兴不一样,绍兴与嘉兴不一样,浙江与江苏不一样。但这不重要,但从长远来看,这是有利太阳能的发展”。
  结合鼓励政策,地方政府方面的算盘是,首先以政策及项目助力本地光伏企业的发展,从而形成强大产业链条,以在未来切入到全国雄心勃勃的光伏发电发展规划中。
  在国家新能源产业调整与振兴规划出台之前,占据全国光伏产业近50%的江苏率先出台了《新能源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纲要(2009年~2011 年)》(下称《纲要》);5月7日,浙江省出台《关于加快光伏等新能源推广应用与产业发展的意见》,表示用三年左右的时间,实施百万屋顶发电计划、百万平方米太阳能热水器计划、百条道路太阳能照明计划等“六个一百加一个基地”计划;云南、广东等省都在积极配合国家政策做新的光伏政策规划,陕西已将太阳能光伏列入了该省的12个振兴调整规划之中。
  对此,赛维LDK总裁兼首席运营官佟兴雪认为,“说明从省级单位对光伏发电是认可的,但是先前国家没有相关的配套所以不敢动。现在国家出台政策,各省相继出台各自的扶持政策,市场才会由小到大,一步步打开。”
  4月28日,包括无锡尚德、天威英利、晶澳太阳能、赛维LDK等行业内最主要13家企业共同发布《洛阳宣言》,重申在2012年实现光伏发电上网价格1元/度的目标。此前业界曾预计,到2015年光伏上网电价才能降至每度1元左右。
  彭小峰指出,因为硅料成本快速下降,使光伏制造成本下降速度超过预期。“2007年年底,欧洲一些国家的电价,如意大利、丹麦的电价就分别达到0.234和0.245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2元。因此,考虑环保和电价不断上涨等因素,当光伏发电成本降到1元/度或是1.5元/度,就可以与常规能源竞争。”
  “金融危机让世界太阳能发展的历史提前了3年,3年后的光伏发电成本可以实现的价格现在就达到了。”李仙寿对于多晶硅价格的急剧下跌有着深刻体会。“ 去年红火的时候可以达到300-500美元/吨,但现在已到100美元以下,明年从多晶硅到系统整个产业的成本都会下跌30%-50%,电池版太阳能组件会在1.5美元/瓦左右”。
  此外,以CSI阿特斯公司为例,该公司总裁瞿晓铧介绍,对兆瓦级地面光伏电站的建设成本可以控制在每瓦26元左右。至于合理的上网电价,则还取决于发电上网的收费期限,10年、20年、30年等不同的投资回收期,上网电价都会不同。 “假设贷款利率为4%至5%,年通胀率为3%,那么兆瓦级地面光伏电站1.5元千瓦时的上网电价,回收期应当在20年以内”。
  “太阳能屋顶”
  继3月20日敦煌10兆瓦并网光伏电站开标之后,3月23日财政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联合发布《太阳能光电建筑应用财政补助资金管理暂行办法》、《关于加快推进太阳能光电建筑应用的实施意见》,鼓励城市光电建筑一体化应用,对符合条件的太阳能光电建筑应用示范项目最高给予20元/瓦的补贴。这两个文件被称为“太阳能屋顶”计划。
  “目前国内光伏系统的售价在30多元/瓦左右,20元/瓦的补贴可以覆盖掉60%的成本。”王兴华坦言,该补贴已远高于美国联邦政府30%的补贴比例,“未想到国家政策一下子扶持得这么大,感觉国内市场大门瞬间打开”。因而,该公司的国内市场战略正在做较大调整。
  作为光伏电站综合解决方案提供商,中盛光电专长组件与系统两大领域,并在西班牙土德拉21MW(兆瓦)、萨拉戈萨1.4兆瓦等多个欧洲电站提供并网发电系统。目前中盛光电正在与泰州市城市建设投资公司做建筑光伏发电项目,中盛光电主要是以总承包商的角色出现,项目以租赁相关业主的屋顶架设光伏发电系统实现。
  让王兴华诧异的是国内地方政府的效率及支持力度。
  “那时我们上午11点和市里开完会,下午所有的建筑单位就被请到市政府来谈租赁协议,检察院、公安员、大学城、医院等几十户业主单位全员到齐,下午所有协议的标准格式全部出炉,第二、第三天迅速完成上报工作,非常高效。”
  配合国家光伏发电扶持政策出台,地方也在促进市场成长方面连出重拳。
  江苏方面申报的项目外,浙江电力公司收到了28个本省光伏发电项目并网发电的申请,该批项目建设规模达至38兆瓦。据东北证券5月4日发布的研究报告透露,因为地方政府和光伏企业动作频频,目前有近500兆瓦的项目己申报作为“太阳能屋顶”首批示范项目。
  “我们和江苏省国信资产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正在联建江苏首个兆瓦级光伏发电项目。”无锡尚德的新闻发言人罗毅对记者证实,该项目依托江苏国信淮安生物质发电有限公司厂区内建筑物屋顶进行敷设,并已申请入列“太阳能屋顶”计划补贴名单之内,“也在和电网公司谈入网的问题”。
  王兴华解释,国家的补贴为各个省份上“太阳能屋顶”项目的主要动因。以江苏为例,“如果没有财政部的上述政策,江苏省的补贴款要多筹集一倍以上,国家政策一出,等于国家帮省里面负担了很多补贴费用。”
  根据财政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安排,“太阳能屋顶”计划将分两个阶段申报补贴,第一阶段已顺延至5月15日,第二阶段截止日期为8月30日。
  “现在光伏企业能报项目的都去报了,现在申报的肯定超过500兆瓦,甚至有可能超过1G瓦了。”佟兴雪5月12日预测,目前光伏项目可以获得国家及省级方面两层补贴,从投资角度而言比较划算,“但这么多项目怎么批啊?”
  “实际上这次财政部政策更多的是示范引导,并不是一个长期正式政策,否则应该是系统的推及整个产业。”王兴华认为,系统性的政策应该由包括发改委、财政部等各个部委在内共同推进;具体到细节,除了初始补贴外,上网电价政策、与电网的协调、行业设计规范、产业的国家标准等均会涉及。
  在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教授级高工王斯成看来,中国光伏产业的发展亟待政府的政策扶持,“政府每年至少要拿出100亿元,补贴500兆瓦即达到25%的补贴量,才能真正支撑起国内整个光伏产业的振兴”。
  有趣的是,针对光伏发电与建筑发电,国内取用的是不同的模式来扶持光伏行业。
  在“太阳能屋顶”计划中,采用的是美国方式——给予占初始投资成本一定比例的财政补贴(Investment TaxCredit),负责部门是财政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在敦煌10兆瓦等地面电站项目上,中国走的是德国路线——给予固定的较高上网电价并逐年次级递减(Feed-in Tariff)。
  佟兴雪认为,两种模式各有所长,财政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采用的模式好处在于能够快速催熟市场,发改委采用的模式则着意长远,“所以现在是长短两条线结合,未来哪种模式更好、更适合,也可以看得清楚”。
  可资借鉴的是,与在此次金融危机中中国光伏企业的“损手损脚”相比,日本光伏企业受到影响微乎其微,根本原因就是日本光伏产品三分之一的销售市场在国内。
  中国2008年的太阳能电池产量达到2300兆瓦,50兆瓦的国内装机容量仅占不到3%,剩余97%以上出口,国内光伏产业与市场极度脱节。
  “国内市场的启动,才是国内光伏产业成长的有力助推。”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光伏专业委员会主任赵玉文提醒记者注意,中国只要有三分之一光伏产品安装在国内,金融危机的影响就不会显现。
  争议并行
  光伏发电主要通过建筑光伏发电及于地面建设光伏电站实现,与“太阳能屋顶”项目相比,光伏电站项目仍在守望国家相关政策。
  “大家都在张望敦煌项目的最终招标价的出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光伏企业高管出语谨慎,敦煌项目竞标价的选定,在一定程度上代表国家对光伏政策的走向。
  3月20日,在国内最大的光伏发电项目——甘肃敦煌10兆瓦并网光伏发电场项目的特许权招标中,国投电力和英利控股组成的联合体投出了0.69元/度的竞标。此次竞标,参与的18个竞标方标出的最高价是1.92元/度,平均在1.3-1.4元/度之间。
  如按“最低价者得之”的原则,国投电力和英利控股组成的联合体应当胜出。但由于敦煌光伏电站项目为我国第一个在光伏领域实施特许招标流程的项目,其价格有可能成为后续光伏电站的标杆上网电价。鉴于此,包括尚德太阳能董事长施正荣在内的企业人士,表达了对地面光伏电站项目取用特许招标权模式的担心,认为基于国家“2010年3%的发电量要是绿色发电”的硬指标要求,国企可能会以不赚钱甚至亏本的目的不理性抢夺项目。
  其后果可能是,“终端市场很快就会被它们占领,光伏发电产业还没有发展到很成熟的时候,就已经形成了国企控盘的局面,这会阻碍产业的创新能力。”施正荣说。
  除中电投外,其它电力集团也已开始涉足光伏太阳能发电领域,抢滩青海等光照条件较好的地区。与民企相比,大型国有电力企业显然更具有成本优势。
  “在敦煌项目的特许招标中,为什么国投电力敢于丢出0.69元/度的竞标价,就是因为央企财大气粗,亏得起。”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光伏企业高管表示。
  世界自然基金会资助出版的《中国风电发展报告2008》特别直指风电特许招标权模式的弊端,认为特许权项目的最后中标电价过低,已经开始成为民营和国外投资者发展风电的障碍,这与实现风电开发多元化、避免电力行业垄断的初衷相距甚远。
  由于特许招标权模式也会运用于光伏发电领域,这让民企担忧光伏电站是否会重涉风电招标的覆辙。
  光伏行业的前车之鉴是,在风电第四轮特许权招标中,参与投标的均为清一色国企,截至2008年底,国企所占的风电装机容量份额接近90%。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李俊峰表示,招标肯定是必要的,国家有关部门必须要通过一系列的招标,确定出合理的市场和价格,这个过程估计要一到两年的时间。
  石定寰则指出,大型中央企业介入光伏产业值得欢迎,但前提是不能形成垄断,并以此挤压民营中小企业的生存空间。“我认为在2020年以前,光伏发电是有能力做到和传统发电相竞争的。当然,这也要通过政策的扶持来实现。如果政府采取以最低中标价格这个措施,那么,只会大大推迟这个竞争力的到来时间。”
  “0.69元/度价格不能作为当前的标杆价格,这个价格对光伏产业而言是无利可图的,这将导致投资者不再会投资,企业也不愿进行研发,直接打击我国光伏产业的发展后劲”。他同时指出,光伏发电在全球已有广泛应用,完全没有必要通过特许经营权的方式来建光伏电站。
  “我喜欢德国、西班牙的模式多一些。”王兴华说,德国、西班牙世界两大光伏发电国家不是采用特许权招标的,而是采用项目跟进补贴的方式,更是完全意义上的市场行为,更有利于行业的发展。
  资料显示,截至目前中国政府仅批准了三家太阳能电站示范项目:1兆瓦的上海市崇明岛项目、255千瓦的内蒙古鄂尔多斯项目、10兆瓦敦煌并网发电项目。以崇明和鄂尔多斯两个示范项目为例,每发1度电,政府需要补贴4元钱。据此计算,太阳能发电每千瓦时成本为普通居民用电的8倍以上。
  “如果说敦煌招标中0.69元/度的最低价还缺乏代表性的话,那么剩下的17个竞标方次低报出1.09元/度的价格,最高价也只有1.92元/度的价格时,取其中间点那么说明1.5元/度左右的价格是大家可以做的。”上述光伏企业高管称,该报价的结果反映出光伏发电成本的下降速度,“这已大大超出国家相关部委的预料,也是国家政策密集出台的要因”。


来源:21世纪济济报道

http://www.pvtool.com/forum 太阳能光伏工具论坛

回到 “光伏行业资讯(Photovoltaic information)”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