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明的光伏路


头像
pvtool
博士后
太阳风:10695 [赠送] [修改]
银行:16783 太阳风 [修改]
帖子: 959
注册: 2009年 1月 21日 19:13
地址: 市北
联系:

皇明的光伏路

帖子pvtool » 2009年 8月 24日 09:30

[ADS]:

本报记者 尹先凯北京报道

“把我和尚德相提并论是委屈我了!在光伏领域,我们是教授,尚德还是学生呢。”一听到记者谈光伏业的时候拿无锡尚德集团说事,黄鸣几乎要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八度。

皇明太阳能是以光热产业的领军者著称,近日获得央视“60年60品牌”活动的最独特自主品牌,然后鲜为人知的是,他同样在光伏产业进行布局,只是选择与无锡尚德相差异的路,即光伏终端产品与光电、光热建设一体化。

当无锡尚德在危机下才开始向上下游扩展产业链时,“我们的终端产品已经比无锡尚德的终端产品多上万倍”,黄鸣并不掩饰自己对此的自豪。
几年前,他多年培养的两个副总曾力挺皇明进军光伏领域,而那时,无锡尚德还未成立;此后,尚德等一批光伏企业先后海外上市,鼎盛时期,两位副总忿而离职。

在无锡尚德已经上市几年后,2008年,皇明集团接受了鼎晖与高盛的注资,但之前两家投资方对其跟踪了七年以上的时间,“我之前总在想拿到钱做什么,没想明白我就不想融钱”,黄鸣坦承。

事实上,也许每一个企业家不同的特质与他对产业前景的分析与看法不同,使得他们走上不同的道路。没有主力进军光伏产业而是在光热之外选择了光伏产业的一个细分,在今天的他看来,自己是明智的。

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里

1999年时,黄鸣就曾经考察过海外的市场,当时两名副总便劝他转让光伏产业,但是回国后反复地讨论、开会,最后他决定不做。

“那些投资者我也都分析过,除了经济原因,还有政治的原因,如施罗德与默克尔竞选时,因为默克尔选前多次抨击‘绿电’补贴机制,因此竞选时全世界的光伏产业都战战兢兢,都在祈祷:施罗德留下、施罗德留下,默克尔别上,但后来默克尔上来了,我作为一个企业家,到底谁上任我控制得了吗?我买卖拴在他身上了我不倒霉吗?我绝对不做这种买卖。”黄鸣对当时的产业是这样分析的。

另外,他当时认为上游产业的硅料厂家也会因为奇货可居而放缓生产,从而导致价格上涨。

“当初硅料只是二十多美元,我认为会涨到超过一百美元,谁知最后到了三四百美元。”黄鸣说。

当无锡尚德壮大成名后,他的两名副总认为当初判断是正确的,但没有被采纳,因此愤然地离开了。

“光伏产业技术不是自己的,市场不是自己的,我如果通过光伏创造财富,然后我会光伏投的钱全赔掉,把光热上赚的钱也全赔掉。我能这么干吗?一个企业家要有冒险精神是在什么情况下?是在这单生意的冒险、这个项目的冒险失败之后,不会动摇根基,而光伏是个无底洞。”说到这里黄鸣有一些激动。

而他认为光伏消耗的电量和将来产出的电量谁多?这是最大的心理障碍和道德障碍。“我是搞能源替代的,结果我先用了这么多能源,然后我再来还帐,还说不清还不还得清。”黄鸣表示。

而随后,在经济危机的影响下,海外的需求萎缩,而最初囤积一些硅料希望降低成本的太阳能光伏企业都面临着生存的危机,此时的黄鸣则因为自己当初的正确估计而显得有些悠闲。

坚信命运要掌握在自己手里的黄鸣认为要研发自己的技术、开拓自己的市场,而对于技术他认为,“科技人员做企业有一个好处,就是他们知道所有一切都是从微小的细节组成的,我只要从微小的细节做就行了,高精尖的技术也是从小做起,不像已经成熟的产业突破很难,这是一个新的产业,因此没有那么困难”。

力挺光伏终端

虽然认为光伏产业两头在外,面临着诸多不可控的风险,但是黄鸣对光伏的另一种形态却表现得格外热衷,那就是光伏终端。

事实上,皇明一向以光热而知名,光伏这一块却鲜为人知,“我们现在是三合一,太阳能发电、太阳能量化、LED、节能玻璃等解决方案,全世界也没有几家在做,这跟房地产、建筑、办公楼、客户实际需求紧密相关”,黄鸣说。

据了解,皇明有一个黄河以北最大的灯具厂,这是其光电产品的生产工厂,同时其还有一个光电雕塑设计院。

而没有进军光伏产业的黄鸣为何会看中光伏的终端与光伏雕塑?

“光伏灯具有实际的效用,如在公共场所使用会比较安全,不需要布电线等容易产生事故;而雕塑则是消耗能源的产品,但是他有文化价值。太阳能雕塑的价值是一种时尚,是一种文化、教育,这也是一种美的形式,”黄鸣在有这样的想法后便开始招兵买马。

但是最开始根本招不到这样的人才,因为原本就没有这方面既定的人才。

“一些雕塑业的人,他绝不会容纳太阳能的概念,很多人是反对的,更不会创造更新的东西,他们没有这样的文化底蕴就创造不出这样的文化,”黄鸣由此决定自己进行培养。

当时他招了许多中专生,都是学工业设计、工艺美术专业等等,并不是最好的毕业生。

“在一个新行业,没有现成的人” ,他的理念是,如果世界上有这方面一流的人才,为什么他要到皇明来工作?而自己培养出来了也会是一流的人才。

而这些东西,黄鸣本人都会亲自来抓,如今这些当初还被黄鸣认为“设计够烂的”设计师已经做出销售大江南北的光伏终端产品。

对于研发与培养人方面,“已经成熟的可以自己运行的我不管,而一些改革和创新的我会亲自去管”,他解释道。

曲线救国

除了光伏的终端灯具与雕塑产品外,光热、光电建筑一体化也是皇明发展的一个重点。

“企业总是需要不断地创新,比如在产品研发方面,如果我没有先研发出来,那么别人研发出来后我可能要一两年才能跟上,这个时候就全都晚了。”黄鸣说。

而希望棋快一着的他从2008年起进军房地产,这在他的眼中“并不是说就做房地产,而是通过这样的太阳能建筑建立一个模板,形成一个示范效应进行推广”,而这样的建筑则是光电与光热一体化。

在他的远景规划中,八个仿世界知名建筑的太阳能地标建筑在规划之中,而皇明集团所在的太阳能建筑被网友称为太阳能“鸟巢”。

“我这也是曲线救国”,他对此总是这样说。

因为中国城市的建筑许多安装太阳能都存在困难,如果要改装加太阳能很麻烦,因此通过这种方式来促进一些开发商对太阳能建筑的直观理解则是他的途径之一。

“天津的中新生态城也找我们下属的设计院希望都过去帮他们设计建筑,但我们自己的事都忙不过来,因此现在也在大力地进行设计人员的培养。”他透露。

未来其策略便是,可以免费帮地产商设计,但其用的产品要使用皇明集团的。

而他认为,好的战略到执行非常重要,“比如在大海上航行,船长下命令‘左满舵’,舵手必须回复‘满舵左’,这样可以防止命令的失真或传递的误差,通过复述可以知道执行人掌握的情况”。

他认为有时候别人认为没有风险的却有风险,别人认为有风险的反而没有风险。

前者如光伏产业今天遇到的寒冬,当时光伏许多人都看好,但“我们只做不断创新的东西,而依靠外力或者补贴的东西,是否能持续发展则很难说”,他认为。后者如1999年他在央视体育频道上打广告,别人认为风险太大,但他认为喜欢体育的人会比较喜欢创新与新颖的东西,结果效果比起今天做广告以一顶十,“当时没有太阳能厂商做广告,今天则有很多了,就像一个田里没有青蛙叫时,一个青蛙叫大伙儿就都知道,等到田里青蛙都叫起来了,就是牛蛙在那里也显不出来”,他这样解释。

而皇明未来光伏终端的发展与一体化建筑“曲线救国”的策略是否能达到效果,也许只有时间才能说明一切。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http://www.pvtool.com/forum 太阳能光伏工具论坛

回到 “光伏行业资讯(Photovoltaic information)”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访客